柔佛海峽,輕風吹拂,碧波蕩漾。這里是新加坡正在建設中的新一代巨型港口大士港(TUAS),未來將成為全球最大的高科技自動化港口,10月3日,這里舉行了一場盛大的奠基儀式。在這之前,新加坡港務集團在全球眾多供應商里獨獨挑中了一家中國企業,向其訂購自動化軌道式集裝箱門式起重機,金額達到人民幣5億元,承接這個項目的是位于無錫的上市公司華東重機。

“感慨萬千,豪情萬丈!”對華東重機董事長翁耀根的采訪,就從和新加坡人打交道的經歷開始——2010年左右,華東重機想與新加坡港務集團合作,但遭到對方的拒絕,別人嘴上不說,但翁耀根感覺出來了,潛臺詞就是——“你們不行!”

當時的翁耀根心里并不服氣,華東重機在國內可是響當當的企業啊!1989年,在翁耀根帶領下,公司團隊研制完成了交通部“七五”攻關項目,并成功制造出國內第一臺軌道式集裝箱門式起重機,2008年公司生產的系列化、智能化軌道式集裝箱門式起重機被確認為“國家級重點新產品”,公司連續三屆被評為“省高新技術企業”,產品市場占有率全國第一……抓住了時代機遇,在行業價格為王的上世紀90年代,華東重機是當仁不讓的“搶單大戶”。

但是,長期一味追求訂單、忽視了品質上的精益求精,華東重機身體里潛藏的“隱患”終于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爆發了出來。產能嚴重不足,交貨滯后,老客戶不滿,大客戶流失,表面上看是企業經營一時出了問題,但在翁耀根的眼里,這是一家制造企業的命運到了重要的轉折關頭。

新加坡人的拒絕,再次給翁耀根一個提醒:要在全球化的市場里參與競爭,就必須要有真正的核心優勢!

“制造企業一定要把技術上的優勢牢牢把握住,技術永遠是第一位的。”翁耀根說,就是用高端產品占領市場,從而掌握話語權、定價權,擺脫在低層次上的競爭,甚至擺脫原來市場的束縛,跳出去,在更大的空間里自由翱翔。

這一跳,華東重機首先借助了資本市場的力量。2012年6月12日,華東重機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幾年后便以將近30億元的重金收購潤星科技,進軍數控機床領域。如今,高端機床設備已經成為華東重機多元化板塊中的重要一極。

這一跳,華東重機的發力點始終瞄準“科技創新”。華東重機自此開啟了“人無我有、人有我優”的自虐式技術革新,省級的技術研究中心建起來了,院士工作站建起來了,起升運行自動定位系統、激光掃描儀系統、線性編碼器裝置以及故障自診斷功能這些高科技開始一一運用在華東重機的產品上,帶著HDHM標志的設備又一次成為客戶心目中“質量過硬”的象征,在港口設備領域異常挑剔的新加坡人也終于在9年后拋來了橄欖枝。

“讓有集裝箱的地方就有華東重機!”近年來,響應“一帶一路”倡議,華東重機的“走出去”步伐進一步提速,相繼與韓國釜山港、泰國港務局、孟加拉國大吉港、印尼第四港務局等簽訂了大量港機設備銷售合同。借助過硬的產品和不斷迭代的科技研發,現在國際市場已經成為華東重機的主戰場,出口比重達70%,業務版圖擴展到了東南亞、東歐等十多個國家。(記者 劉純、周茗芳)

記者手記

堅守一顆創新的初心

華東重機是首次入圍中國制造業500強的企業。采訪華東重機時,我們發現可以談的話題有很多,但是從翁耀根的話里,我們感覺到了他對科技創新、對“技術為王”觀念的一種堅守。

制造業是實體經濟的主體,也是技術創新的主戰場。但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已成為制造業轉型發展的瓶頸。破解這個瓶頸,既需要極大的勇氣,也需要極大的恒心與毅力。

技術創新是科技企業之魂。任何一家科技企業必然要以技術和創新贏得市場的青睞、贏得客戶的信任,而研發投入往往與技術創新有著極大的聯系,研發投入的多少可能就決定了其產品的技術含量和質量高低。上市之后,華東重機始終重視在研發上的投入,在人才引進上不惜花費重金,技術的“護城河”從而越來越寬。堅守一顆創新初心,只要像華東重機這樣的公司越來越多,我們的制造業就一定會在產業升級的大道上昂首闊步,行穩致遠。

注:以上文章轉載自互聯網,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愿在本網發布,請在兩周內來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系。